24小时服务咨询电话:13911720848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 > 常识 >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SA)有那些治疗方式

OSA通常使用非手术的治疗方式:持续气道正压通气(CPAP)——是治疗OSA最常见的方式,包括佩戴面罩,由呼吸机提供稳定的正压气流通过管路经鼻腔至上气道,维持上气道的开放状态。

减轻体重——减轻体重的10%可明显降低睡眠呼吸暂停的程度。

改变睡眠习惯——对一些病人,由仰卧改为侧卧睡眠会减少睡眠呼吸暂停。

行为治疗——避免饮酒和服用镇静催眠类药物。

还有一些手术方式治疗OSA,包括:

· 射频消融术——减少软腭和上气道软组织的容积。

· 悬雍垂腭咽成形术(UPPP)——去除软腭和咽部的软组织,增加咽部开放时的面积。

· 下颌前徙术——纠正面部畸形或造成OSA的阻塞因素。

· 鼻部手术——纠正鼻部阻塞因素,如鼻中隔偏曲。

呼吸暂停发生的原因是上呼吸道受阻,由于呼吸道塌陷而导致患者在睡眠过程中多次停止呼吸。“最重要的一种治疗方式就是持续气道正压通气,即呼吸机疗法(简称CPAP),对气道有一个支撑作用,这样呼吸道在睡眠过程中不会塌陷。”David White说,“飞利浦曾在1985年出品一款CPAP呼吸机,这个机器很大,但是非常可靠,功能齐全。现在机器规格变得越来越小,也更安静、舒适,更为有效了,而且还有多种种类可供选择。针对大部分病人都用这个机器。有些医生也可能提供其他疾病的治疗方法,包括减肥、口腔矫治器,还可以实施手术。手术和口腔矫治器并不适合每一个人,治疗效果也不是非常的好。目前,CPAP呼吸机的治疗手段是最有效,也是目前西方社会推崇的适用于家庭的治疗方式,花钱少又舒适。”

提高认识程度既然OSA是一种病,公众对它的认识程度如何?

据肖毅教授介绍,中国的老百姓认为打鼾不是病,而是睡得香的表现。尽管发病率很高,2003年在上海做了针对打鼾的认知调查发现,36%的人认为打鼾不是病,即使认为打鼾是病但却不需要治疗的有28%,认为打鼾是病且需要治疗的有34%,而在上海确实做过治疗的患者只有0.54%。可见,老百姓对这个病的认识度远远不够。

公众需要普及相关的疾病知识,也包括医生在内。例如,很多心内科医生要普及这样的知识,这样他们在碰到高血压、心率失常的病人时,首先想到是不是由睡眠呼吸暂停引起的。对于OSA治疗所涉及的学科很多,所以需要很多科室合作治疗这种看似简单的病。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胡大一教授认为,要解决睡眠暂停的问题,需要做广泛的健康教育,让公众关注睡眠,只有患者知道了可能存在的问题,才能去寻找医生帮助。另外,也要普及给更多的医生,包括社区医生,使他们能够在遇到肥胖患者、糖尿病和高血压患者的时候,意识到可能有潜在的睡眠呼吸问题。
 
“全程关护”理念毫无疑问,培育健康理念是非常关键的。因为医疗保健体系实际上是一个从预防到诊断、治疗及后续康复和家庭护理的完整过程,只有重视院外的预防与康复,积极配合医院内的治疗,形成一个完整的“Care Cycle”(全程关护),才是实现公民健康生活的必由之路。

长期以来,飞利浦一直倡导以病人为中心的“全程关护”理念,不仅局限于医院这一个点,而是一个更加宽泛的概念,包括对疾病的前期预防、早期诊断、个人日常保健、家庭护理、康复管理等环节。为此,飞利浦多次主办以提高公众健康意识为目的的系列活动,希望大家建立起自我关爱、早期检测的意识,将疾病消灭于雏形。从“行”到“知”,从参与运动到接受健康知识的普及,是关爱健康的理念升级。其中一个活动就是在中国办病友俱乐部,让一些经过诊断确诊为呼吸紊乱的病人加入这个俱乐部,定期聚集在一起介绍疾病知识或者免费做一些监测。这个活动在中国市场上获得了很大的普及率,提高了大众对睡眠呼吸疾病的认识。另外,飞利浦还创建了睡眠呼吸学院,准备一些特定的课件,每年、每月在全国各地用这些课件请专家宣讲。同时,今年开始建立飞利浦家庭医疗保健体验中心,以此作为平台向病人提供更多的建议。

在飞利浦看来,可以采用一种学究式的睡眠卫生治疗方法,或者提议一些限制性措施,来教育人们如何才能改善个人睡眠质量:比如不要太晚入睡,不要喝太多咖啡,不要在卧室内看电视等。鼓励人们在睡眠方面要养成良好的作息习惯,采用比较健康的“睡眠”生活方式可帮助他们获得更好的工作、生活和睡眠间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