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案现场】同济骨科精准化治疗方案解决棘手难题

时间:2023-05-17

  59岁的王先生,数月前在新疆不幸遭遇了车祸,导致严重的骨盆、髋臼骨折。先后在新疆和江苏的医院进行了手术治疗,期待能够重返健康生活。然而,世事不能尽如人意,术后的他仍然饱受着肢体剧烈疼痛的困扰,夜不能寐,每日都需要靠服用大量的止痛药物来稍微减轻疼痛症状,甚至都不敢进行翻身等活动,更别提功能锻炼或者下地活动了,辗转了周边多家医院就诊均无果。剧烈的疼痛与长时间的卧床几乎摧垮了他的整个生活,饱受疼痛的折磨差点令他放弃了希望,家里也难再承受高额的治疗费用。在周围亲属的建议下,抱着仅有的一丝希望,找到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创伤骨科副主任王欣主任医师处就诊。

  王欣主任医师在患者住院后,经过详细的检查,发现患者存在“髋臼骨折内固定后移位、髋臼后壁缺损、股骨头后脱位、股骨头缺损坏死、髋关节周围异位骨化、骶髂关节陈旧性损伤、骶骨陈旧性骨折、双侧耻骨陈旧性骨折、坐骨神经损伤、骶丛神经损伤、肢体内旋缩短畸形”等诸多问题,在治疗上十分棘手。

  术前影像检查可见大量异位骨化组织,股骨头脱位、磨损,骨折处对位不佳,尚未愈合。严重影响患者的日常生活,且有严重的疼痛症状。

  鉴于患者的要求与关键问题所在,结合先进的影像处理技术,经过反复思考,最终为患者度身制定了适合的治疗方案,由王欣主任医师主刀进行手术。

  由于患者有大量的疤痕组织增生、黏连严重、肉芽组织切割后创面不断渗血,手术难度大大增加,经过耐心细致的操作,切除了大量的异位骨化组织,并在其中找到一块约3x10cm的片状的异位骨化的成型骨块,牢牢卡在坐骨神经与髋臼后柱之间,与坐骨神经包融在一起。王欣主任医师小心翼翼地将其从坐骨神经外膜上一点一点分离下来,成功切除,彻底解决了坐骨神经上的骨性卡压。之后再切除已经磨损严重的股骨头,将缺损的髋臼进行后壁罩盖,重建了髋臼的形状,为防止肢体短缩,用骨水泥现场制作了占位器进行植入,暂时纠正了股骨头脱位。患肢疼痛症状在手术后立刻得到缓解,当天就不再需要服用止痛药物,患肢内旋短缩畸形也得到了纠正。

  患者及家属对疗效非常满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期,并且为患者节省了大笔治疗费用。患者顺利出院后,王欣仍然心系患者,经常会通过微信询问患者恢复的情况。患者家属表示目前患者不需要服用任何止痛药物,已经开始进行关节功能康复的治疗。

  陈旧性骨折的治疗困难大,并发症多,对于骨科医生而言始终是棘手的难题,尤其是陈旧性骨盆髋臼骨折,更是难中之难。本病例患者的情况集中了疼痛,神经损伤,骨盆畸形导致的功能障碍等多种并发症于一身。

  同济医院骨科团队的医护们,凭借丰富的临床经验、先进的治疗理念和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的思想,以精准的治疗方案、精细的术前准备,精湛的手术技术,竭心尽力为每一位患者解决病痛的困扰,屡获患者的好评。

  擅长四肢复杂骨与关节损伤的治疗、骨盆与髋臼损伤的救治、肢体软组织缺损的修复与重建、慢性复杂创面治疗、周围神经损伤修复与重建、老年骨折的综合治疗。

  主持、参加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上海市科委及卫生局课题基金。获国家授权专利5项,其发明成果分别获得上海市优秀发明选拔赛职工技术创新成果金奖和优秀发明选拔赛铜奖。近年来共发表文章20余篇,其中SCI收录约10篇,参编专著多部,参译“格莱比皮瓣百科全书”1部。作为访问学者曾赴美国最佳医院之一的哈佛大学医学院麻省总医院(MGH) 学习交流。长期从事创伤骨科的临床工作,在创伤骨科、修复重建外科以及骨折畸形愈合矫形方面具有较丰富的临床经验,擅长四肢复杂骨与关节创伤的治疗和四肢软组织缺损修复重建,特别在老年骨折和肩、肘关节周围骨折的治疗方面有丰富经验。


上一篇:WHO总干事谈疫情教训仅仅依靠先进的医疗技术不行
下一篇:深度观察|站在“十字路口” 港航业凭什么“乘风破浪”?